然让人绝望的是那自天幕破洞直坠而下的无尽仙法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如既往的倾泻而最下。

  明耀的仙光点亮了黑夜,明亮到已经没有影子的地步。

  一众证道之修肉躯尽毁。甚至还不曾从各自大道之中恢复完整的道躯,便顶了上去,一次又一次的被碾碎!

  各自的大道也在被逐渐的消磨!好在遮天大幕的存在限制了仙法洪流的坠落,也让一众证道得以喘息片刻。

  遮天大幕被轰的荡起阵阵怜漪,震动不休,砸在遮天大幕之上的仙法便如同一道道绽放的烟花一般。

  无尽的绚烂之中所埋藏的则是让人无法直视的绝望深渊……

  可那光点的爆发并没有终结,反而愈发狂猛起来。

  此时此刻,经历仙法洪流洗礼的封天雄关坠于大地,其中场景可谓是惨不忍睹,入目残垣断壁,尸横遍野!

  祖龙甲被破的瞬间,不知多少修士道躯瞬间被碾碎,就连神魂都不存丝毫,即便侥幸抗了下来,力量尽灌注于祖龙甲的修士们也无力抵挡仙法的冲击。

  城中尸体堆积如山,他们用自己的性命书写了心中之志,这一战,对于凡尘来说无疑是悲壮的,绝望的。

  可这一战还远远不曾终结,天穹之上乃是绽放的仙光,肉眼可见的,即便是证道的存在也一点一点的被仙光所淹没。

  此时此刻,凡尘前路被那道仙一人阻断,任凭如何挣扎,只要翻不过那青山,尽为空谈!

  城中,萧如歌一身紫裙被鲜血尽染,发了疯一般的自堆积如山的尸堆中寻找着那一丝生机,哭喊着,那是绝望的哀嚎。

  脸颊上所流淌的早已分不清究竟是血水还是泪水。

  终于,她于尸堆中寻到了雪中怜的存在,只见其小半个身子已经消失无踪,口中的血水止不住的冒出,眼中神光不再,道基被冲的粉碎,气息微弱到了极致。

  那仅存的生机便如寒风中的烛火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萧如歌将之搂入怀中,嘶吼着,将自身的生命精气死命的朝着雪中怜的身体中灌注……

  “如歌……一切便……交给你了……”雪中怜沙哑道,她眸中的世界早已一片血红,甚至看不清眼前人,可她知道,那是萧如歌的气息。

  “雪姐……别!你别闭眼,这凡尘众生我扛不起来啊……”萧如歌哭喊道,死死的抱着雪中怜。

  雪中怜笑了,沙哑道:“这世上,没人扛得起来,可如此,路还有走,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带他们走,向着希望……”

  她的眸光从始至终都在望向昆仑山的方向,最终完全失去了神采。

  萧如歌是那么希望此时此刻有人能来帮自己,保住雪中怜的性命,可放眼望去,入目尽皆一片血红,此时此刻,没人能帮的了她……

  萧如歌死命的呼唤着雪中怜,不顾一切的朝着她的身体中灌注生命精气,为其吊住那口气。

  她的目光不禁转向了昆仑山的方向,温热的血水打在她的脸上,其中余热未散,似乎仍旧怀念着最初那沸腾的热血!

  抬头望,司空神机就那么跪坐在烽火台上,瘦如皮包骨,神思完全耗尽,他榨干了自己的一切,随着这坠落的封天雄关一同远去,怀揣着他最初的梦……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一个完满的结局,路途坚信,总有人会倒下,可也总有人会挣扎着爬起。

  天穹之上,一众证道仍旧极力抵挡仙法狂坠,黑鸦所散发出的神芒甚至已经化为血红,冥河血祖已将那大赤天主生生抽成了一具干尸!

  封天雄关中,残存的修士们有哀嚎怒骂者,亦有挣扎求生者,时间仍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并未因这一切而改变什么……

  “路……还未走完!”这一刻,萧如歌贝齿紧咬,一把将仅剩半个身子的雪中怜背在背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高声道:“所有人,同我前往昆仑山,护我凡尘最后火种,无论如何,还请诸位以自身性命为重!”

  “青帝仍在,我等未败!”

  这句话,让上一刻还处于纷乱之中的战场归于沉寂,所有人的心中都回荡起了那道消瘦的身影,虽不高大,可他却从不曾倒下!

  仅仅青帝二字,便足矣让于绝望之中挣扎的修士心中燃起熊熊的希望之火……

  只见这一刻,萧如歌紧咬下唇,鲜血流出亦不自知。

  “前辈们,拜托了……”

  她知道,这句话对于一众证道大能来说是多么残忍,可唯有如此,唯有如此才能将这属于凡尘的火种送出……

  却听伏羲道:“自当竭尽全力!”

  帝俊笑道:“如歌丫头,便靠你了……”

  菩提坦然道:“我等乃是老古董了,老古董当有老古董的去处,不必介怀!”

  萧如歌眼中泪水再也止不住,带着伤痕累累的心,率仅存的修士前往昆仑。

  却见紫笙紫鸢反其道而行,自修士大军中鱼跃而出,义无反顾的奔赴战场。

  萧如歌怒道:“给我回来,胡闹也要分时候!”

  然紫笙步伐却坚定非常,紧握紫鸢之手,摇头道:“大姐头,我的战场就在这里,除此之外,我哪儿也不想去,走吧!至少我们兄妹能为他们挡住一二!”

  他早已伤痕累累,浑身鲜血,一双铁拳白骨外露,血肉模糊,不止砸碎了多少真仙的天灵盖!

  “若是……若是我兄妹二人没能活着回去,若是……若是凡尘还有未来,跟我师尊说,就说他徒弟没给他丢脸!”

  萧如歌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紫鸢笑着摇了摇头,她终究是长叹一声,怒道:“这话,要说你自己跟他说!我记不住!”

  言罢拂袖离去,再不耽搁,每一刻都是一众证道拿命换来的!

  萧如歌知道,即便是到了昆仑,或许也无法改变什么,仍旧会迎来那个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结局。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曾失去于绝望之中挣扎的权利,她仍旧选择去相信,相信希望……

  此时此刻,众生的未来寄于李青莲一人之身,不成问鼎,万古筹备,终是空谈!

  紫笙苦笑,抽了抽鼻子,萧如歌还是那么不给面子,可他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死,才那么说的……

  “呼……妹!怕么?”

  紫鸢摇了摇头,却是淡淡道:“有时,活下去所要面对的或许比迎接死亡还要可怕……”

  “我只希望我不是在逃避!”

  紫笙笑道:“青帝之徒,不会是懦夫!”

  下一刻,其体内大道轰鸣,无敌之道冲天而起,异象天垂,他竟选择于此刻成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洪荒之搏天命,洪荒之搏天命最新章节,洪荒之搏天命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